甩咸鱼的柠檬菌

想成为一条会咕的咸鱼君!
不咕不咕~

沈清秋生日快乐!

十分迟来的生贺。(很糙)

洛冰河:师尊,这是生日礼物。

沈清秋:......

追凌向小脑洞

人体略渣请勿在意


如果思追见异思迁的下场


日常沙雕了解一下😂

【忘羡】同居那些事01

突然来的脑洞,来挖个风格不大一样的新坑。

*ooc预警(我尽量避免ooc了)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现代校园向,师生恋,老师叽X学生羡~


最近真的运气背得一批。

出门被水溅,上厕所忘带纸,站树下被滴了一头鸟屎等等可怕的灾难。

这大概就是非洲人的写照吧。

魏无羡掏着自己的大兄弟出来放风解手边暗暗在心中感慨人生的不易。

另一边刚好也来了位小哥,同样掏着自己的大兄弟出来解手。

魏无羡一转头就看到那小哥的大兄弟,眼睛都要直了:妈耶!这人的大宝贝怎么那么大,竟堪比大宝贝中的擎天柱!

再看看自己的,十分普通,中等尺寸,一点特色也没有。

同样身为男人,为什么差距如此之大?

魏无羡心中一阵愤恨,脑内蜜汁循环起了《我们不一样》。

“魏婴?”那人轻启薄唇,声音带着几分清冷。

魏无羡脊背一寒,非洲人要说有哪点不好,就是在做亏心事的时候最容易被人抓包。

还是在上厕所这么尴尬的场面被认出来,千万别是遇上校领导之类的人物,不然和江澄偷偷来酒吧蹦迪的事都会被抖出来。

“不好意思啊兄弟,我不小心盯着你的大宝贝太久了。”

刚说完话后魏无羡都想抽自己两个巴掌了,要真是熟人事后不得笑死才怪,这梗恐怕还能玩上十年。

如果是校领导之类的人物,后果……他想都不敢想。

顾不得尴尬,脚底抹油似的拉起裤链往外跑。

此时毫不知情的江澄还在酒吧里狂欢。

“江澄,快走,有人认出我了!”魏无羡拉起江澄就往酒吧外拽。

“魏无羡你要死啊!手臂拽得要脱臼了知不知道!”不知情的江澄硬是停了下来。

刚喝过一些低度数酒的江澄,面色看上去有些许潮红,魏无羡知道,他要是不在最短时间内讲清楚原因,看样子江澄不会那么快就跟着他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你竟然盯着人家的大兄弟不放,你真行!”

魏无羡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自己刚公开处刑完这小子竟然还笑得这么开心。

QAQ 果然是塑料友谊!

他有一种预感——今日,难逃一死!



果不其然,他和江澄都在父母的严行逼供下说清了来龙去脉,这自然是少不了一顿胖揍,揍完还被关在家里反思一天。

心情十分不美丽。

“羡羡,你蓝二哥要寄住在我们家,你去把客房清理出来给他住。”藏色接着电话道。

“yes,sir!”

蓝二哥,本名蓝忘机,母上大人好友的侄子,“别人家的孩子”经典版。

魏无羡从记事起就听过无数关于蓝忘机的事,什么精通琴棋书画,什么全科成绩全市第一,什么听话懂事讲礼貌啊等大大小小的事。在父母眼中,蓝忘机这个孩子,仿佛有着无所不能的力量!

在魏无羡眼里,蓝忘机就一小古板,天天抱着本书。小时候不管这么调戏这个哥哥,他的表情就没变过。

为了迎接他来寄住,藏色还特意在外面订个酒店吃饭。

“阿姨好,忘机以后就打扰您了。”蓝曦臣笑道,身后的蓝忘机也一同问好。

“不会不会,哪里打扰了,我们家魏婴还要忘机多帮忙照看。”藏色一直往忘机碗里夹菜,“来,忘机多吃点。”

魏无羡一反常态地闷头吃饭,默不作声地吃了两口辣菜。

藏色和蓝曦臣聊家常正欢,这时候插嘴准不住要让母上记起自己以前的什么事拿来做家常聊。

对面的蓝忘机一如即往地坚守着食不言的好习惯,同样闷头扒饭。

魏无羡假借着喝汤的机会直直地盯着蓝忘机看,白净的脸,琉璃色的瞳,浑身上下充满了禁欲的气息。魏无羡的喉结微动,咽了口口水,心道:这要是个妹子那一定是我的菜!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魏无羡暗暗摇了摇头表示无奈。

“羡羡你还记得你四岁的时候蓝二哥来家里玩,你还说长大以后要嫁给蓝二哥的那事吗?”

“咳!咳咳!”

魏无羡被她这一句吓得整口汤都呛到了。

自己以前……这么生猛的吗?




PS. emmmmmm老师叽 

 我好像想歪了什么【滴~学生卡 手动滑稽.jpg】

 ☆*:.。. o(≧▽≦)o .。.:*☆

p1是随手瞎摸的小剧场,猜猜羡羡要蓝二哥哥说什么?😆
p2是对于魔道最近的事一点看法。
不喜勿入,不喜勿喷。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永远爱它们!!

置顶

最近开学,不定期周更。

(如果周一至周五某一天更了,那只能说那天作业太少或是有存稿)

每个坑周更2000-2500(开心的话二更)

周末欢迎催更!

抱图的在评论下面d一声就可以啦

转载的lofter私信看我心情同意。


整合一下自己的坑:

01 【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忘羡篇:

双结局(BE已完结,HE还没开),玻璃糖,雅正少年叽X异界残魂羡

01  02  03  04  05

02 【魔道&天官&渣反同人文】闷骚文手叽和可爱画手羡的甜宠日常:

日常文,全程小甜饼,魔道x天官x渣反同人文

闷骚文手叽X可爱画手羡~

01  02  03

03 【双杰X忘羡】少年游:

魔道旅游攻略文(大概是?可能写着写着会歪,想写试试看)

这是一个没有岐山温氏的世界,但可能掉落琼林小天使一枚~

01

04 【忘羡】同居那些事:

老师叽X学生羡,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忘羡夫夫hhhhh

01



平时涂涂画画写写,基本就是咸鱼画手+拖更文手这样吧

可以说是非常咸了

真爱黑执事,主吃双夏,偶尔也吃塞夏

混魔道/渣反/天官/镇魂/伪渣/君有疾否/神木挠不尽等等好长一串的文

欢迎来私信推文,最近文荒,只要推了我都吃

长期接稿,约稿lof私信蛤(救救贫穷的孩纸吧)

如果我文中说要当日二更千万别信,我......是佛(拖)系(更)小文手啊啊啊

---------------------

PS.关于我写的文:不喜勿喷,不喜勿入。

以上~

【双杰X忘羡】少年游(一)

我来挖坑啦各位

解释一下

双杰X忘羡:
双杰:魏婴对江澄是纯纯的兄弟情,江澄傲娇单方面暗恋魏婴,确又不承认(然后养了多年的白菜就被拱了)。
忘羡:汪叽东亚小醋王,魏无羡调戏调戏着就喜欢上了。
 
更文戳标签:双杰忘羡少年游
 
警告:
1.ooc预警
2.作者文笔渣
3.不喜勿喷
 
 
01少年双杰(上)
众人皆知“姑苏有双璧,云梦有双杰。” 


姑苏双璧的性子和云梦双杰的性子两者宛若云泥之别。 


少年双璧雅正,少年双杰顽皮。 


作为云梦江氏弟子的双杰,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自然是不在话下,年末的宗门比试却还是前五,这可让江枫眠没了法子,想来一味地让他们留在门派里听讲学也毫无意义,便默许了少年双杰玩闹。 


正值夏日酷暑。 


莲花坞池上莲香四溢,菡萏几朵,争相与红莲争辉,莲叶布满池水。 


一少年侧卧在木舟上,面盖书卷,任木舟顺水而流,莲叶遮阴,好生惬意。 


“喂,叫你啊,魏无羡。”江澄假装愠道:“成天划船游水看春宫的,这小日子过得这么悠闲,也敢不带上我?” 


魏无羡掀开脸上的书卷,一跃而起:“哟,是谁天天早起练剑打坐不理人的,反倒还先怪起我来了?” 


“欠扁。” 


魏无羡知晓江澄这臭脾气,自说自话地转换了话题,跳下船凑到他耳根旁:“今早我去时发现那看池的老头不在……”手向后指了指远处别人家的莲花池,轻声道:“这可是个大好时机。” 


江澄听闻后一拍即合,他一大早起来练剑打坐就看到魏无羡在莲花坞的池子里吊儿郎当不成体统时,心中不免一阵窝火。可偏偏人家这样却每每能在宗门比试上取得前五。他只好眼红着别人在自己面前玩耍,自己苦苦修练。毕竟少年心性,一听有莲蓬摘,心中就不再去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云梦既为赫赫有名的沼泽乡,出身云梦的少年们水性自然不差,魏无羡和江澄个个也是水性极好的。不顾水凉,两人脱了衣裳光着膀子就往水中跳,抓鱼抓螺抓水鬼从不在话下。可摘莲蓬却是个不小的难事,管莲花池的老头儿警觉得很,次次摘次次不是被老头儿催命似的追赶就是被老儿挨个用划水的竹竿敲头。 


魏无羡和江澄曾一度怀疑这老头儿是个隐居江湖多年的修士。 


魏无羡半个头没入水中,只剩一双眼睛露出水面用来侦查敌情。 


“嘘,这老头儿可警觉了,江澄你小心点,把我们的气息给藏起来。免得被他发现了又少不了一顿毒打。” 


江澄会心地点点头,两人在水中憋气前行。
四周皆是莲叶与莲蓬,还有少许白莲。没见老头人影,两人分头摘起了莲蓬来。 


魏无羡看着哪个莲蓬颜色嫩绿,就要伸手去掐一掐,试试莲蓬的新鲜度,心道:这老头儿还真会养,整莲花池的莲蓬都是新鲜的,想找到一根不新鲜的都难。 


想着就想把莲蓬顺手摘下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狗叫声。 


起初以为是自己听岔了,身体本能地抖上一抖,后来越发大声,实在是无法无视。

 
“汪!汪汪!”那狗张牙舞爪地站在老头儿舟上冲他叫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澄救命啊啊啊啊!那老头竟然养了狗啊啊啊!”魏无羡对狗有严重的童年阴影,见到狗比见了瘟神还要害怕,吓他赶快扔了手里刚摘的莲蓬,游到江澄那一边去。 


另一旁的江澄正细细挑选上上等的莲蓬,被他这一叫,爆脾气又上来了:“魏婴你叫毛叫,又不是那老头儿来来……了……”话音未落,一抬头就望见那老头儿手握着一根细长的竹竿和一只目光凶恶的猎犬同站在舟上,两排牙抖成筛子。 


 “妈呀!快走,不对,快游!” 


这老头儿简直他的童年噩梦,多年以后成了江家宗主再见到老头儿,即使他再怎么变得眉目慈祥,他会下意识地恐惧他。 


江澄永远也忘不了上次来这里偷摘莲蓬被老头强行爆头的酸爽,抱着刚摘的莲蓬拉上魏无羡就开游。 


那老头儿青筋暴起,挥着竹竿的样子十分骇人:“又是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成天就知道来偷摘老夫池子里的莲蓬!今天一定要给你们个教训!”

金凌想要变可爱(・ω・)ノ
蓝思追:(擦鼻血)阿凌你已经很可爱了!

这是第五斩!

【魔道&天官&渣反同人文】闷骚文手叽和可爱画手羡的甜宠日常(三)

感谢某个道友的挂外链科普

明天热度超20我二更,超25我画闷骚文手羡和可爱画手叽的小条漫!!

话说我最近还想挖坑怎么办?!【捂脸.jpg】(有点想写个三人修罗场什么的【大声bb.jpg】)

解释一下上一章的某部分,自我感觉有点笔误,不过解释一下就可以理解啦,羡羡说他是直男,但是为什么画冰秋同人图呢?因为《春山恨》火啊,谁说直男不可以画这种同人图了!(ps.而且他还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啊【手动滑稽】)

我是拖更小白文手【专业作死】
9月3号开学,之后周更2000-2500字左右。
开心的话周末二更
我尽量在开学前存点稿可以多更点
各位不要脱粉啊啊

今天也十分日常,日常中混杂着曦瑶的甜糖。

上一章链接在此:(二)

以下正文:

 “今天羡羡要直播画的是《春山恨》的冰秋同人图,首先我们先打好他们俩的草稿,然后开始描线,我们再铺一层底色……”
 【夷陵老祖魏无羡】送出小花花X2
 【天天看着羡羡就想太阳】送出冰阔乐X1
 【考北大】送出小花花X1
 【大小姐的舅舅】送出礼花X10
 【冰妹】送出比心X5
 ……
id千奇百怪,常年网红画手羡羡早已见怪不怪了。
 “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啦。大图放在lofter上,抱图d一声,白。”
 接着,lofter评论不到一分钟便炸开了。
 “我羡是神仙!”
 “神仙羡羡下凡辛苦了!”
 “这个色调我吹爆它!”
 “为羡羡疯狂打call!”
 与此同时。
 某片场内。
 “停停停,这段再从来一次。”聂怀桑不满道。
 “聂导,这段到现在已经没过几十次了,要不后期再改改好了。”助理在一旁道。
 “后期再改是不会出好作品的。”聂怀桑扶额:“你先停停让阿瑶那段先演。”
 “好。”
 聂导聂怀桑是最近刚上任的导演,没有作品,没有名气,没有后台,人又年轻。一看就是好欺负的料。这个演员就借着自己大牌,心觉这是个软柿子,连台词都没背清,就开演。却没想到聂怀桑在演戏这个问题上这般斤斤计较,硬是让她重演了几十次。
 原来是个硬骨头!
 那演员在心中愤懑不平,喝了口水,刚刚那几十次重来让她的嗓子都哑了。
 金光瑶换上了戏服,开始了表演。
 “咔,很好,一遍过。今天就先收工吧。”聂导脸色才变好些。
 金光瑶卸完妆后发现了在外边等着的蓝曦臣。
 “二哥,你在这里等了多久了?”
 “不久,也就十几分钟罢了。”蓝曦臣笑吟吟地看着金光瑶:“倒是阿瑶,拍戏累了吧?”
 金光瑶道:“还好,那个新上任的导演和大哥一样姓聂,眉眼间竟有几分相像。”
 蓝曦臣开着车,一想到金光瑶的体质易受寒,体贴地把空调调小了些。
 “我也常听大哥谈起他有个弟弟,好像叫做……什么来着的。”
 “那聂导平日里人甚是温和,可一拍起戏来,火气极大。若真是他,那这世界也太小了吧。”金光瑶失笑道。
 蓝曦臣笑而不语,一只手伸手去揉了揉金光瑶的头。
 对此,金光瑶像见了鬼一样。
 “二哥,摸头会长不高。”金光瑶想起了自己前两天刚买的10cm增高垫,幽怨道。
 蓝曦臣道:“阿瑶这么可爱不会长不高的。”
 就是因为“可爱”才长不高。
 金光瑶在心中暗暗白眼道。
 “蓝湛,你在吗?”魏无羡冲着瓶子问道。
 魏无羡站在阳台上,蓝忘机家在他家楼下。两家系着一条长长的线,线头和线尾接着两个小小的瓶子。
 蓝忘机正好在阳台上喂兔子,两只一黑一白的团子爬到他的怀里蹭来蹭去,脱不开手只能凑过去:“在,怎么了?”
 “蓝湛蓝湛,阿姐炖了莲藕排骨汤,你要来一碗吗?”
 
 
 

miku送你一朵珍珠梅!
这是第五斩!
提前祝miku生日快乐!
半身图约稿80r+
约稿请私信哦~

【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忘羡篇(五)

 今天一发完(真的十分短小)
 微虐、ooc警告。
 往期文请戳标签: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
  上一章链接:(四)
  以下正文:
  “唔……”在魏无羡想要挣脱时,蓝湛的舌尖悄然滑入,与他的舌相互交缠,魏无羡的脸赤红一片,直到没有力气喘气时,蓝湛才发开他。
  “蓝湛,你这是要让我窒息身亡啊。”魏无羡不平道。
  “软软的……”蓝湛轻声道。
  魏无羡以为自己听岔了,问道:“蓝湛,你刚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蓝湛脸上带着两团红晕,一瞬间找不着魏无羡,急道:“你怎么突然不见了?”
  “时辰到了。”
  “下一次,一定要再找到我啊,蓝湛。”
  魏无羡站在他面前说道,可蓝湛的腿动不了,只能无措地向四周张望:“你……在哪?”
  一股冰凉的感觉滴落在蓝湛的指尖,蓝湛抬起头来,伸手想去擦干他的泪,怎么也碰不着他的脸,只得轻声道:“别哭。”
  “蓝湛,我……”
  魏无羡声音越来越飘渺,蓝湛最后只能听到这几个字。
  我想起了我们之间的所有事。
  先是在云深的初见,再到最后的夷陵乱葬岗。
  我想起了我要对你说的事。
  在云深初见时你惊艳了我。
  直到最后的时辰也不曾变过。
  蓝湛,我……
  我爱你。
  我想要告诉你的事,只可惜我再也没有办法说出来了。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蓝湛。
  再见。
  静室内。
  “忘机,你怎么又是一身伤。”蓝曦臣关切的问道,一只手揉着眉心。
  “兄长,我梦到魏婴了。”蓝忘机痴痴地望着房顶,脑中一直回放着梦中的画面。
  蓝曦臣脸色越发凝重,他这个弟弟什么都好,遇上那个魏婴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魏无羡被围剐后就整日待在静室内,终日抚琴弹着《问灵》。前些日子还买了那厮喜欢喝的“天子笑”,藏在静室内吃酒,醉了还痴痴呆呆地呓语叫着“魏婴”。再好些日子又犯禁去找外门邪道买了好多像极了魏婴那厮的人偶,被罚后囚禁在云深不知处内反省。今日不知在藏书阁内看了什么书,竟翻出了香炉来。
  还惹了一身伤。
  “够了,忘机。他已经死了,死人不能再回来,更何况他人已魂飞破散了,能不能回来你自己不也清楚的很吗?”蓝曦臣愠道,在心中暗暗啐了口魏婴,这厮真不知有什么好可以让忘机心心念念着他,竟连死后也把忘机的心带入了土里。
  蓝曦臣接着一字一顿道:“就算是能回来你认为仙门百家能容得下他吗?只怕是徒增悲伤罢了。”
  蓝忘机仍不肯放弃,眼中布满了血丝,拗执道:“那我便把他带回云深不知处锁起来。”
  蓝曦臣见自己劝他无用,悄悄捏了个诀:“忘机,睡吧。别再记起他来了。”
  他的弟弟从小就那么懂事,不吵不闹,认真按着书文和先生的教诲来做。母亲去世后,越发沉默,却从未如此失仪。蓝曦臣只觉得自己亏欠了太多,对弟弟的关心,以致于让他变成今日这般。如果魏婴那厮还活着,就算是仙门百家要他的命,自己也会为了弟弟的幸福挡上一挡。
  忘机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只会叫人看着难过。
  蓝忘机早料到了蓝曦臣会捏诀让自己沉沉睡去忘了他,早做好了准备,防住了那诀。
  “我不想要忘记他,即使是一点点的记忆,哪怕是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蓝忘机喃喃道:“因为这是他唯一留下来给我的东西了。”
  也许你没心没肺,也许你心中有着别人。
  但并没有关系,
  因为我爱你。
  即使你爱的人并不是我,
  只要能望见你的身影,
  我便心满意足了。
  “如果伤好了,一定要来云梦玩啊。在云梦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可有意思了。”
  “江澄那小子定会替我好好招待你的。”
  “时辰到了。”
  “下一次,一定要再找到我啊,蓝湛。”
  魏婴的声音在耳边回荡,蓝湛突然知道了他话中的含义。急急忙忙地翻出云深不知处外边去,强撑着身子御剑到了云梦。
  望见了那满湖的荷花,柳叶垂落湖畔。游人在湖中划船游水之景,几抹云雾浮于青空,无不美哉。
  蓝忘机扶着树心道。
  自魏婴离世后,他便整日研究秘术,把自己弄得一身伤,从无医治。
  今日他早知自己已经时日不多了,已难逃死劫,口腔里弥漫着一股腥甜。
  魏无羡在他梦里就知道了,蓝湛无论做什么都活不了太久。
  所以他的残魂早早地就在这里等候着他,至少能看蓝湛去投胎后再散去。
  “你真傻,竟要用这种方式来和我团聚,你难道不知道魂飞魄散的人是不能转世投胎的吗?”
  恍惚间,蓝忘机看到了站在湖边的一抹残影。
  “蓝湛,我爱你。”
  他笑了,笑得灿烂,紧接着那抹残影如流光般消逝。
  -END-
  来自作者的自我吐槽:
  什么沙雕结局,ooc不说,还雷点满满,剧情恶俗,各种玛丽苏,作者还天天拖更。(这种人就应该拉出去打。)说好的小甜饼呢!!怎么都是玻璃渣?!我的40m的大刀在哪?
  你以为这就是结局?不存在的。结局当然是HE啦。
  明天更番外(略沙雕,应该不会拖更),喜欢这个BE结局的读者勿入,简而言之,这就是双结局。
  下一个坑我要写修罗场!!(双杰X汪叽,cp忘羡或是双秋X冰妹,cp冰秋emmm沈清秋的秋)
  修罗场可好玩啦啦啦*(^o^)/*【我是魔鬼哦.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