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咸鱼的柠檬菌

希望自己是一条会咕的咸鱼君!
不咕不咕~
长期接稿
PS.bcy、微博同名
转载请私信。

【忘羡】同居那些事01

突然来的脑洞,来挖个风格不大一样的新坑。

*ooc预警(我尽量避免ooc了)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现代校园向,师生恋,老师叽X学生羡~


最近真的运气背得一批。

出门被水溅,上厕所忘带纸,站树下被滴了一头鸟屎等等可怕的灾难。

这大概就是非洲人的写照吧。

魏无羡掏着自己的大兄弟出来放风解手边暗暗在心中感慨人生的不易。

另一边刚好也来了位小哥,同样掏着自己的大兄弟出来解手。

魏无羡一转头就看到那小哥的大兄弟,眼睛都要直了:妈耶!这人的大宝贝怎么那么大,竟堪比大宝贝中的擎天柱!

再看看自己的,十分普通,中等尺寸,一点特色也没有。

同样身为男人,为什么差距如此之大?

魏无羡心中一阵愤恨,脑内蜜汁循环起了《我们不一样》。

“魏婴?”那人轻启薄唇,声音带着几分清冷。

魏无羡脊背一寒,非洲人要说有哪点不好,就是在做亏心事的时候最容易被人抓包。

还是在上厕所这么尴尬的场面被认出来,千万别是遇上校领导之类的人物,不然和江澄偷偷来酒吧蹦迪的事都会被抖出来。

“不好意思啊兄弟,我不小心盯着你的大宝贝太久了。”

刚说完话后魏无羡都想抽自己两个巴掌了,要真是熟人事后不得笑死才怪,这梗恐怕还能玩上十年。

如果是校领导之类的人物,后果……他想都不敢想。

顾不得尴尬,脚底抹油似的拉起裤链往外跑。

此时毫不知情的江澄还在酒吧里狂欢。

“江澄,快走,有人认出我了!”魏无羡拉起江澄就往酒吧外拽。

“魏无羡你要死啊!手臂拽得要脱臼了知不知道!”不知情的江澄硬是停了下来。

刚喝过一些低度数酒的江澄,面色看上去有些许潮红,魏无羡知道,他要是不在最短时间内讲清楚原因,看样子江澄不会那么快就跟着他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你竟然盯着人家的大兄弟不放,你真行!”

魏无羡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自己刚公开处刑完这小子竟然还笑得这么开心。

QAQ 果然是塑料友谊!

他有一种预感——今日,难逃一死!



果不其然,他和江澄都在父母的严行逼供下说清了来龙去脉,这自然是少不了一顿胖揍,揍完还被关在家里反思一天。

心情十分不美丽。

“羡羡,你蓝二哥要寄住在我们家,你去把客房清理出来给他住。”藏色接着电话道。

“yes,sir!”

蓝二哥,本名蓝忘机,母上大人好友的侄子,“别人家的孩子”经典版。

魏无羡从记事起就听过无数关于蓝忘机的事,什么精通琴棋书画,什么全科成绩全市第一,什么听话懂事讲礼貌啊等大大小小的事。在父母眼中,蓝忘机这个孩子,仿佛有着无所不能的力量!

在魏无羡眼里,蓝忘机就一小古板,天天抱着本书。小时候不管这么调戏这个哥哥,他的表情就没变过。

为了迎接他来寄住,藏色还特意在外面订个酒店吃饭。

“阿姨好,忘机以后就打扰您了。”蓝曦臣笑道,身后的蓝忘机也一同问好。

“不会不会,哪里打扰了,我们家魏婴还要忘机多帮忙照看。”藏色一直往忘机碗里夹菜,“来,忘机多吃点。”

魏无羡一反常态地闷头吃饭,默不作声地吃了两口辣菜。

藏色和蓝曦臣聊家常正欢,这时候插嘴准不住要让母上记起自己以前的什么事拿来做家常聊。

对面的蓝忘机一如即往地坚守着食不言的好习惯,同样闷头扒饭。

魏无羡假借着喝汤的机会直直地盯着蓝忘机看,白净的脸,琉璃色的瞳,浑身上下充满了禁欲的气息。魏无羡的喉结微动,咽了口口水,心道:这要是个妹子那一定是我的菜!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魏无羡暗暗摇了摇头表示无奈。

“羡羡你还记得你四岁的时候蓝二哥来家里玩,你还说长大以后要嫁给蓝二哥的那事吗?”

“咳!咳咳!”

魏无羡被她这一句吓得整口汤都呛到了。

自己以前……这么生猛的吗?




PS. emmmmmm老师叽 

 我好像想歪了什么【滴~学生卡 手动滑稽.jpg】

 ☆*:.。. o(≧▽≦)o .。.:*☆

评论(1)
热度(25)

© 甩咸鱼的柠檬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