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咸鱼的柠檬菌

希望自己是一条会咕的咸鱼君!
不咕不咕~
长期接稿
PS.bcy、微博同名
转载请私信。

【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忘羡篇(一)

注意:
第一次在lofter上产粮,可能有些小学生文笔,见谅。
部分情节改自魔道原文,这是剧情需要,请别太在意。

警告:
1.ooc预警(随时可能出现)
2.耽美同人文,对耽美过敏者勿入。
3.玻璃糖,微虐,后期有小甜饼!
4.剧情可能有些俗套,不喜勿喷,喷的出门右转

关于更新:一两天一更,欢迎来催更哟~
喜欢的话就点个推荐吧!(能加个关注就更好啦)看更文戳标签哦~

以下正文:

 含光君在十五岁那年做了个怪梦。
 梦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蓝湛!”
 在他的印象里连兄长也没有这么叫过他,平日里即使有来人也只会叫他“含光君”亦或是“忘机兄”,很少有人会这样亲腻地叫他“蓝湛”的。
 梦里的那人看不清脸,只能看见一抹模糊的背影。那人系着红发带,身着黑衣朝他笑道。
 “蓝湛,你的抹额歪了。”
 蓝忘机刚要回头,那人便说要帮自己弄正抹额,接着就是一扯。
 然后抹额就哗啦一声往下掉,落入那人的手里。
 “蓝湛,我真不是故意的。”
 蓝忘机一下就气醒了,当即摸了摸自己的抹额。眉头微皱,也不知是在与谁置气,从口中悠悠吐几个字。
 “不知羞。”
 因此,身为世家弟子楷模的含光君破天荒地在听讲学的时候走了神。
 竟然还拿着沾了墨的毛笔在宣纸上胡乱涂画。
 连蓝曦臣都不忍直视。
 这还是那个堪称“雅正”的弟弟吗?
 下了学后。
 “忘机,你今天怎么了?”
 被蓝曦臣这么一问,蓝忘机稚嫩的脸上又多了几分红晕,恼怒道:“我梦到了一个无聊的人……他……把我抹额给扯了。”
 “噗……咳、咳。”蓝忘机一脸正色,觉得这样的弟弟好生可爱。
 外界总是好奇为何蓝家人如此宝贝自己的抹额,只有蓝家人自己能知道其中原因,身为蓝家亲眷的蓝曦臣更是一点便知。
 “只是个梦罢了。”蓝曦臣安慰道,脸上强忍着笑意。
 当晚梦中。
 还是那个少年,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叫住自己,而是偷偷摸摸地在云深不知处的走廊上跑着。还想四处张望。
 蓝忘机看着他那鬼鬼祟祟的动作,想起他昨天扯自己抹额一事,就一阵气恼,想过去看看他又要搞出什么个幺蛾子,跟近一点才发现他手里提着两坛姑苏名家独酿的“天子笑”。
 这个人真是日日不消停,昨日先是扯了他的抹额,今日又是犯了云深不知处的宵禁。
 “云深不知处禁酒!”
 那人才不理会这些,只见他笑嘻嘻地转过头来,晃晃手中的一坛“天子笑”道:“天子笑,分你一坛怎么样?” 含光君在十三岁那年做了个怪梦。
 梦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蓝湛!”
 在他的印象里连兄长也没有这么叫过他,平日里即使有来人也只会叫他“含光君”亦或是“忘机兄”,很少有人会这样亲腻地叫他“蓝湛”的。
 梦里的那人看不清脸,只能看见一抹模糊的背影。那人绑着红头绳,身着黑衣朝他笑道。
 “蓝湛,你的抹额歪了。”
 蓝忘机刚要回头,那人便说要帮自己弄正抹额,接着就是一扯。
 然后抹额就哗啦一声往下掉,落入那人的手里。
 “蓝湛,我真不是故意的。”
 蓝忘机一下就气醒了,当即摸了摸自己的抹额。眉头微皱,也不知是在与谁置气,从口中悠悠吐几个字。
 “不知羞。”
 因此,身为世家弟子楷模的含光君破天荒地在听讲学的时候走了神。
 竟然还拿着沾了墨的毛笔在宣纸上胡乱涂画。
 连蓝曦臣都不忍直视。
 这还是那个堪称“雅正”的弟弟吗?
 下了学后。
 “忘机,你今天怎么了?”
 被蓝曦臣这么一问,蓝忘机稚嫩的脸上又多了几分红晕,恼怒道:“我梦到了一个无聊的人……他……把我抹额给扯了。”
 “噗……咳、咳。”蓝忘机一脸正色,觉得这样的弟弟好生可爱。
 外界总是好奇为何蓝家人如此宝贝自己的抹额,只有蓝家人自己能知道其中原因,身为蓝家亲眷的蓝曦臣更是一点便知。
 “只是个梦罢了。”蓝曦臣安慰道,脸上强忍着笑意。
 当晚梦中。
 还是那个少年,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叫住自己,而是偷偷摸摸地在云深不知处的走廊上跑着。还想四处张望。
 蓝忘机看着他那鬼鬼祟祟的动作,想起他昨天扯自己抹额一事,就一阵气恼,想过去看看他又要搞出什么个幺蛾子,跟近一点才发现他手里提着两坛姑苏名家独酿的“天子笑”。
 这个人真是日日不消停,昨日先是扯了他的抹额,今日又是犯了云深不知处的宵禁。
 “云深不知处禁酒!”
 那人才不理会这些,只见他笑嘻嘻地转过头来,晃晃手中的一坛“天子笑”道:“天子笑,分你一坛怎么样?”
 蓝忘机再次被他这种无耻的行为所惊醒,心中甚是气愤。
 “无聊。”

评论(8)
热度(21)

© 甩咸鱼的柠檬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