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咸鱼的柠檬菌

希望自己是一条会咕的咸鱼君!
不咕不咕~
长期接稿
PS.bcy、微博同名
转载请私信。

【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忘羡篇(二)

我更新啦啦啦!

捉个虫:第一篇开头是含光君十五岁,不是十三岁(现在已经改了),今天回去重看魔道的时候才发现羡羡和蓝二哥哥初见时是十五岁的,我一直记成十三岁是不是没救了😂

下一次更新在后天,如果热度超十五我就明天更(来自小白写手的心愿)或者看我明天闲不闲再更。

今天也是(玻璃)糖哦~

上一篇链接在这:(一)

看往期文或更文戳标签哟
标签: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

喜欢的话点个推荐或者加个关注吧!

欢迎催更,催更是我写作动力的源泉啊!

正文在这里:
 接连两日含光君都受到了这种怪梦侵袭,白净的脸上也生了两个浅浅的眼圈,连走路的步子都轻浮不少,脸色十分难看。一早醒来去饭堂里用膳时就引来不少蓝家弟子惊讶的目光。
 蓝家有训:不可在背后议论别人的事。
 深受家训的影响下的弟子,自然是不会去在背后闲言碎语,可不代表不能多看那人两眼,是个人总是有颗八卦的心,更何况是平日里堪称“雅正”弟子的蓝忘机呢?
 结果就落得个整整一早膳时间都死死盯着蓝忘机不放的结局。
 盯得含光君脊背发凉。
 夜晚失眠再加上被盯得全身僵硬更显出几分憔悴来。
 放在众弟子的眼中可就不同了,含光君不仅仅是世家弟子的楷模,更是蓝家众弟子的偶像,哪里能一样?
 常言道:粉丝可以看破自家“爱豆”的心。(常言才没说过这句话呢!)
 到底是哪家的仙子勾得这含光君日思夜想?
 蓝家弟子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一块去。
 不过谁也没胆敢上去问寻真相。
 可怜的含光君就在众人这意味深长的眼光中用了一餐颇为沉重的早膳。
 藏书阁内。
 今日并无讲学,蓝家弟子只需在静室内自习。蓝忘机早已过了今日的内容,在藏书阁里抄书,一想起昨夜梦里的事,怒气就更盛了几分。明明是让他抄书,却在偷偷摸摸地在画他的小像。拿着小像在那里卖乖,想来就气,平日里不学无术,但小像却画得惟妙惟肖。
 竟然还给他加了朵花!
 无聊至极!
 当他翻开佛经的第一眼,看见那些赤裸着身体和交缠的人影,复杂的心情不言而喻。
 蓝家祖训再怎么禁这些东西,蓝忘机对这些东西也只是道听图说,没有想自己会有一日亲眼见到这些东西。
 就算再怎么冷淡如含光君,他也只是个十五年的少年,处在思春期的他也忍不住胡思乱想,从小的沉默寡言让含光君也无法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其他情感。熟悉的人一看便知,如果蓝曦臣看见他这个表情一定会一眼看出自己的弟弟害羞得快要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人捧腹大笑。
 自己被他戏耍了,他却还在一边笑,怎么会有这般不知羞的人?
 “你是什么人!”蓝忘机一把握住了避尘,恼羞成怒。
 “仪态!蓝二公子注意仪态!”那人装佯害怕,还高喊了句“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
 蓝忘机拔出避尘就捅那人才有了反应:“我还能是个什么人?男人!”
 “不知羞耻!”
 不学无术擅自画他的小像也就罢了,又趁机把春宫图伪装成佛经的放在书案上,还戏称自己是个男人,好不知羞!
 自己不知何时拿了本佛经,想到那春宫图和那人贱兮兮的样子就更来气了,气得拿书的手都要抖上一抖。
 都怪那人!
 蓝忘机气呼呼地想道。
 “忘机,你脸上怎么红彤彤的?是不是在外边感染了风寒?”蓝曦臣走进藏书阁内关切地问道。
 “没……没事。”
 这显然没有什么说服力,可今日是有重要事,并无法再关心其它。
 “没事便好,叔父叫我们现在过去。”蓝曦臣正色道。

评论(4)
热度(15)

© 甩咸鱼的柠檬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