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咸鱼的柠檬菌

希望自己是一条会咕的咸鱼君!
不咕不咕~
长期接稿
PS.bcy、微博同名
转载请私信。

【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忘羡篇(三)

有人催更超开心的!

不过昨晚十分抱歉,没有按时更新

为了表示歉意,我今天再在原基础上多更一更。

顺带推一下自己另一个新开的文:【魔道&天官&渣反同人文】闷骚文手叽和可爱画手羡的甜宠日常

(这个文全是小甜饼,可以放心食用)

链接在这里:闷骚文手叽和可爱画手羡的甜宠日常(一)

上一章链接:(二)

(挖坑使我快乐!)

往期更文请戳标签: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

今天更文微虐,大概?

不想吃玻璃渣的勿入

下一次更新就今天(可能会晚一点)

以下正文:

 “岐山温氏近日放言要来烧了云深不知处。藏书阁乃是我们姑苏蓝家的几代人所流传下来的,是万万不可被那温家人一把火所夺去。明日温家人就会派人来烧,曦臣,你要尽可能地把藏书阁的书给转移,今晚就要出发。”
 “是。”蓝曦臣答道。
 “岐山温氏……真是……欺人太甚。”蓝忘机握紧了拳,身体被气得微微颤抖,就连白净的脸庞也沾染上了怒色。
 蓝曦臣见状,急忙握住他的手,脸色同样难看:“忘机,不可冲动。”
 “我知道。”
 蓝启仁继续说了下去:“忘机,你留在云深不知处里看好所有蓝氏弟子,切勿让他们冲动,与温家硬碰硬。”
 “是。”
 次日。岐山温氏逼着蓝家家主自己一把火烧掉了整个云深不知处,蓝忘机为保全藏书阁与温家硬碰硬,断了一条腿。
 次月,蓝忘机被送往温氏“教化”。蓝曦臣下落不明。
 蓝忘机与各送往温家“教化”的世家弟子一同在潭中被困。
 “真是那对狗男女能干出来的事。”金子轩骂道。
 “潭有枫叶,必有另一个洞口。”蓝忘机望见水潭上的那几片叶子说道。
 半个时辰后。
 “潭中有个不小的洞,一次大约能过五六人。”江澄从水中冒出个头来。
 “左边站着会水的,右边站着不会的。快点!”
 江澄把他们会水的全部送出去后,接着带着剩下三个不会水的世家弟子出去。
 临走前还还冲着蓝忘机道:“千万不要死了。”
 只留下蓝忘机一人与那妖兽作战。
 刚刚替别人挨了一铁烙,还有丝丝血迹在。
 大概就是这微弱的血腥味,激起了妖兽的食欲。
 那妖兽死死地咬住蓝忘机的腿,兴许是它不爱吃碎食,蓝忘机一用力才挣脱开来,本是伤患,挣脱开来已实属不易,也只能顺着刚刚世家弟子出去的洞口出去。刚上岸,旧伤新伤一并复发,淤积在蓝忘机胸口的郁气也越发浓厚,蓝忘机意识慢慢地在消释。
 “蓝湛,你怎么把你自己搞得一身伤啊,又是断腿又是胸口的郁气。”那人的身影若影若现。
 “这断腿也没什么东西固定,我看蓝湛你的那条抹额不错,就它了。”说着就把蓝湛的抹额给拆下了,把蓝忘机的腿和树木固定在一起。
 “你……”
 “我什么我啊,就算蓝湛再宝贝你自己的抹额,你的腿更要紧吧。”
 “蓝湛,把衣服脱了。”
 “害羞什么,我又不喜欢男人。”
 那人在他胸口上的几处穴道拍过,一口淤血吐了出来。
 蓝忘机全身的伤痛突然得到了缓解,沉沉睡去。
 他想问这个人一个问题。
 你是谁?
 同一时刻。
 “我是……”
 好疼,好疼,魏无羡的胸口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好疼……”
 “羡羡乖,哪里疼,告诉师姐好不好?”江厌离闻言柔声道。
 “是啊,你一直说疼大夫也不会知道你是哪疼。”江澄难得关切地问道。
 “师姐,我……不知为何…...胸口痛得难受。”魏无羡疼得直接哭出来。

评论(14)
热度(20)

© 甩咸鱼的柠檬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