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咸鱼的柠檬菌

希望自己是一条会咕的咸鱼君!
不咕不咕~
长期接稿
PS.bcy、微博同名
转载请私信。

【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忘羡篇(四)

最近发现了自己的本质

拖更作者,懒癌晚期,咸鱼画手,花样作死…

好长一串啊啊啊

我不会被读者打上什么不好的标签吧

再次感谢道友们的催更

不然感觉自己可能还会拖上几天

依旧微虐,大概?

(昨天说要二更又没更会不会被打死啊)

ps.文中若有什么牵扯到学术上的事,作者自己对医学这块没有研究,别太在意里面的症状,胸口疼的症状我是看百度才写的,也不知道对不对,总之,不要太在意这个。

上一篇链接:(三)

也可以戳标签:如果不曾相遇系列短篇

以下正文:

大夫听闻怪道:“这就怪了,我刚刚才检查过魏公子,魏公子身体健康得很。”

“会不会是过度劳累了?魏婴这小子常常不学好,天天都在外面野。”虞夫人在一旁道。

“有这个可能。”大夫看了眼魏无羡:“今日就让魏公子好好休息吧。”

“谢大夫。江澄快去送送大夫。”虞夫人道,“魏婴你今日就好好休息,休要再乱跑。”

“知道了,虞夫人。”魏无羡被那无名的疼痛折腾得脸上毫无血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好让虞夫人放心。

一闭上眼那恐怖的梦境又上来了。

血,江澄,一只大王八,众世家弟子,山洞,白衣少年,还有那已经被灭门的岐山温氏……

这里……是梦境?

可是又为何这么真实?

那个白衣少年究竟是谁?

“蓝湛!”

为什么我会知道你的名字呢?

“蓝湛,你怎么把你自己搞得一身伤啊,又是断腿又是胸口的郁气。”

为什么我会不自觉地说出这种来?

为什么?

为什么?

“你是谁?”那白衣少年躺在自己腿上隐隐呓语。

我是谁?

“我是……”

话卡在一半不知为何说不出来。

他想起了刚刚带着众世家弟子离开的江澄,像是突然知道了什么一样,缓缓开口。

“如果伤好了,一定要来云梦玩啊。在云梦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可有意思了。”

“江澄那小子定会替我好好招待你的。”

魏无羡自言自语道。

“你是云梦人?”蓝湛睁开了眼微微启齿道。

魏无羡笑笑。

“谢谢你救了我。”蓝湛像是起身要跪,被魏无羡拦了下来。

“就算我想跪你,现在也做不到。”蓝湛道。

“而且你之前在云深不知处吃酒,犯宵禁,佛经里夹春宫,给我画小像……这些事都没算清呢。”

“蛤?”他还真没做过这些啊,这位兄台冤枉错人了吧。

“还擅自拔了我的抹额,你这次来……我不允许你……就这样……就走。”蓝湛的脸红扑扑的,连说话也含糊不清。

魏无羡听到他越说越起劲,接着望见他一张脸变得红扑扑的,心道不好,这孩子该不会是伤口感染发烧了吧?

“别动。”魏无羡用自己的额头去贴住蓝湛的额头,果不其然,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

“果然是发烧烧……唔……”

蓝湛的脸突然在他的面前放大,接着齿间一阵温热传来。


评论(2)
热度(21)

© 甩咸鱼的柠檬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