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咸鱼的柠檬菌

希望自己是一条会咕的咸鱼君!
不咕不咕~
长期接稿
PS.bcy、微博同名
转载请私信。

【双杰X忘羡】少年游(一)

我来挖坑啦各位

解释一下

双杰X忘羡:
双杰:魏婴对江澄是纯纯的兄弟情,江澄傲娇单方面暗恋魏婴,确又不承认(然后养了多年的白菜就被拱了)。
忘羡:汪叽东亚小醋王,魏无羡调戏调戏着就喜欢上了。
 
更文戳标签:双杰忘羡少年游
 
警告:
1.ooc预警
2.作者文笔渣
3.不喜勿喷
 
 
01少年双杰(上)
众人皆知“姑苏有双璧,云梦有双杰。” 


姑苏双璧的性子和云梦双杰的性子两者宛若云泥之别。 


少年双璧雅正,少年双杰顽皮。 


作为云梦江氏弟子的双杰,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自然是不在话下,年末的宗门比试却还是前五,这可让江枫眠没了法子,想来一味地让他们留在门派里听讲学也毫无意义,便默许了少年双杰玩闹。 


正值夏日酷暑。 


莲花坞池上莲香四溢,菡萏几朵,争相与红莲争辉,莲叶布满池水。 


一少年侧卧在木舟上,面盖书卷,任木舟顺水而流,莲叶遮阴,好生惬意。 


“喂,叫你啊,魏无羡。”江澄假装愠道:“成天划船游水看春宫的,这小日子过得这么悠闲,也敢不带上我?” 


魏无羡掀开脸上的书卷,一跃而起:“哟,是谁天天早起练剑打坐不理人的,反倒还先怪起我来了?” 


“欠扁。” 


魏无羡知晓江澄这臭脾气,自说自话地转换了话题,跳下船凑到他耳根旁:“今早我去时发现那看池的老头不在……”手向后指了指远处别人家的莲花池,轻声道:“这可是个大好时机。” 


江澄听闻后一拍即合,他一大早起来练剑打坐就看到魏无羡在莲花坞的池子里吊儿郎当不成体统时,心中不免一阵窝火。可偏偏人家这样却每每能在宗门比试上取得前五。他只好眼红着别人在自己面前玩耍,自己苦苦修练。毕竟少年心性,一听有莲蓬摘,心中就不再去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云梦既为赫赫有名的沼泽乡,出身云梦的少年们水性自然不差,魏无羡和江澄个个也是水性极好的。不顾水凉,两人脱了衣裳光着膀子就往水中跳,抓鱼抓螺抓水鬼从不在话下。可摘莲蓬却是个不小的难事,管莲花池的老头儿警觉得很,次次摘次次不是被老头儿催命似的追赶就是被老儿挨个用划水的竹竿敲头。 


魏无羡和江澄曾一度怀疑这老头儿是个隐居江湖多年的修士。 


魏无羡半个头没入水中,只剩一双眼睛露出水面用来侦查敌情。 


“嘘,这老头儿可警觉了,江澄你小心点,把我们的气息给藏起来。免得被他发现了又少不了一顿毒打。” 


江澄会心地点点头,两人在水中憋气前行。
四周皆是莲叶与莲蓬,还有少许白莲。没见老头人影,两人分头摘起了莲蓬来。 


魏无羡看着哪个莲蓬颜色嫩绿,就要伸手去掐一掐,试试莲蓬的新鲜度,心道:这老头儿还真会养,整莲花池的莲蓬都是新鲜的,想找到一根不新鲜的都难。 


想着就想把莲蓬顺手摘下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狗叫声。 


起初以为是自己听岔了,身体本能地抖上一抖,后来越发大声,实在是无法无视。

 
“汪!汪汪!”那狗张牙舞爪地站在老头儿舟上冲他叫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澄救命啊啊啊啊!那老头竟然养了狗啊啊啊!”魏无羡对狗有严重的童年阴影,见到狗比见了瘟神还要害怕,吓他赶快扔了手里刚摘的莲蓬,游到江澄那一边去。 


另一旁的江澄正细细挑选上上等的莲蓬,被他这一叫,爆脾气又上来了:“魏婴你叫毛叫,又不是那老头儿来来……了……”话音未落,一抬头就望见那老头儿手握着一根细长的竹竿和一只目光凶恶的猎犬同站在舟上,两排牙抖成筛子。 


 “妈呀!快走,不对,快游!” 


这老头儿简直他的童年噩梦,多年以后成了江家宗主再见到老头儿,即使他再怎么变得眉目慈祥,他会下意识地恐惧他。 


江澄永远也忘不了上次来这里偷摘莲蓬被老头强行爆头的酸爽,抱着刚摘的莲蓬拉上魏无羡就开游。 


那老头儿青筋暴起,挥着竹竿的样子十分骇人:“又是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成天就知道来偷摘老夫池子里的莲蓬!今天一定要给你们个教训!”

评论
热度(21)

© 甩咸鱼的柠檬菌 | Powered by LOFTER